首 页 >> 致公说事 >> 稿件 >> 稿件

致公党市委副主委、市教委副主任袁雯谈“终身教育”问题

2015-11-04 10:32    

  [主持人]: 【导言】 近半个世纪以来,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传统“一技傍身一生无求”的教育理念渐渐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在人生的各个阶段都不断学习“充电”,“活到老学到老”“终身教育”的学习和生活态度。那么,“终身教育”是否能和我们印象中的“成人教育”“老年教育”画上等号?它是否能作为我们“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中高考制度的补充或另一种新的选择?它又能在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进程中贡献怎样的力量? 2015年6月12日(周五)14:00-15:00,长期从事上海终身教育相关工作的致公党市委副主委、市教委副主任袁雯将作客“致公说事”节目,围绕如何看待终身教育这一主题,与网友展开讨论。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由东方网为您带来的致公说事节目,我是主持人郝静芳。近半个世纪以来,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传统“一技傍身一生无求”的教育理念渐渐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在人生的各个阶段都不断学习“充电”,“活到老学到老”“终身教育”的学习和生活态度。那么,“终身教育”是否能和我们印象中的“成人教育”画上等号?它是否能作为我们“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中高考制度的补充或另一种新的选择?它又能在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进程中贡献怎样的力量?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致公党市委副主委、市教委副主任袁雯,就以上问题与网友展开讨论,袁主任您好。

  [嘉宾袁雯]: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跟大家说说我所熟悉的终身教育,这也是我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跟网友交流,有不周到的地方请大家包含。

  [主持人]: 终身教育和成人教育,老年教育的关系和区别,它具体的概念是指什么?

  [嘉宾袁雯]: 终身教育大家会感觉听起来的概念挺好一个人一生都要受到教育,但是到底是指什么呢?终身教育在社会上是有一个共认,但又不那么清晰,终身教育的概念最早是从法国引进来的,是直接涵盖人一生的教育,有一句话从出生到死亡,从摇篮到坟墓,一生所接受的教育都是终身教育。那么一生的教育是很模糊的概念,因为在人的不同发展阶段都有针对性的教育,比如说进小学之前有学前教育,然后有小学,中学,大学,大学毕业了以后可能还有很多的途径,所以现在实际的操作过程当中,我们把终身教育定义为你离开学校以后,受到的各种教育是属于终身教育,从这个角度来讲,一方面我们把终身教育的概念始终界定为学校以后的教育,如果是中学毕业,那么中学毕业以后受的教育就是终身教育,以此来区分政府不同部门管理的职责。

  [主持人]: 提起终身教育有的人觉得“压历山大”,因为感觉要一辈子受到教育,这样的认识是否正确?

  [嘉宾袁雯]: 我觉得学习一定是有压力,但是终身教育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首先实现人自身的价值,第二是实现社会的发展,因为终身教育最早出来的时候,是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以前是“一技傍身一生无求”但是随着科技的快速进步,可能在学校里面学的知识用不料几年就过时了,需要我们不但的去充电,那么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自己发展,要提高薪水就需要不断的进修学历非学历的。还有一种是非功利的,就是在人生发展阶段,我们在学校的学习有基本的考试要求,但是终身教育,离开学校以后所有的学习都是自愿的,前两天我们在讨论终身学习的立法,我们希望在这个层面上去推动国家的立法,专家们讨论了一个问题,就是终身学习可以说是公民的权利,这是一定的,宪法规定教育是一个人基本的权利,但是说是公民的义务就很难说了,因为只有我们义务教育阶段是必须接受的,当离开义务教育阶段以后,尤其是基本的学习完成了以后,人的一生说是必须学习,不学习就怎么样,这个很难界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终身教育和一般的教育相比,它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它可能慢慢的趋向非功利性,是个人阶段的需要而学习的。第二特点是它有一个明确的需求导向,它不是义务,不是强迫性的教育,所以一定是去满足人的需求才会学习的,如果不能激发人学习的需求人家是不愿意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终身教育有一个非功利性和满足需求导向,使我们会越来越关注到这个问题。

  [嘉宾袁雯]: 终身教育不是当做一个负担,是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在生活的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式对待自己职业发展的时候,可能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去选择,因此我们一直说终身学习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说到老年教育我们在上海还在全球首创一种养老方式,叫在学习中养老,其实大家周围很多人会想,老年人辛苦了一辈子退休了就好好享受,但是为什么老年大学一座难求,老年大学他去学习不为任何别的,不要增加工资,不要再升职称,也不需要在单位里面岗位上晋升,但是他为什么要去呢?为什么说终身学习是一种生活方式,当一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满足了以后必然去追求精神,就是说学习是以精神需求为主的,那么你的生活可能当你的基本的衣食住行得到了保障以后,它不一定可以很大提升你的生活满意度但是精神生活可以会彻底的改变你的生活,这个就是为什么老年人愿意去老年大学去学习,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去老年大学,可能在老年大学看到的老年人他们的打扮,表情,说话的方式都不觉得他们是老年人,他们自己都说我进入了这个校门就是学生。可能最早有一些老年人是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所以我们有专门针对老年人的文凭,但是这是一小部分更多的老年人就是去丰富精神生活,他们在那里唱歌,画画,跳舞,我们没有想到有很多老年人是在老年大学去探讨哲学,文学,历史,还有政治。有很多老年人是去研究文史哲,去关心我们国家的发展和世界的形式,所以他们在那个地方找到了一种群体感,所以我们说,终身教育为什么说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不是一个教师,老师,学生这种传统要素构成的教育,它是和我们的生活结合很紧密的,各种各样的学习和教育的过程,所以对于老年人我们会倡导老年学习团队,由20个人构成一个团队就可以自主学习,是自主的,用不到有老师,教室才构成学习。所以我们把终身教育终身教育学习分三个类型,第一个是正规学习,第二是非正规学习,就是可能有一些人比如说我们通过网络的教育也来学习,现在很流行,就是自己学习,跟我们正规的比他可能是不正规的,但是也是在学习。还有一种是非正式的学习就是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外部环境,自己在家里面看书也是学习,所以终身学习的范畴很广,覆盖人的一生所有的学习活动,都可以当做终身教育的发展。

  [主持人]: 所以我感觉到终身教育是特别广的。

  [嘉宾袁雯]: 是的,终身教育也是一种享受和放松。 [主持人]: 那么怎么样知道究竟属于不属于终身教育,怎么样对它进行识别,或者是对它进行了解呢?

  [嘉宾袁雯]: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设计的问题,因为在我们现有的教育制度设计里面,更多的是认可文凭,证书,对于非正式的学习我们怎么样去认定学习成果呢?比如说我如果毕业了去修第二专业,那么这个文凭在我的职业生涯的发展范畴我可以得到什么回报。对于终身教育来讲我们首先倡导的还是非功利的,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市场经济社会制度下面,其实我相信大部分人还是想投入了时间,投入了成本,获得了学习的成果以后有什么收获,所以就涉及到我们国家的教育成果的认定,就是在现有的,我们现在的学习成果的认定我们就几块是认可的,第一个是文凭,第二个是证书,国家颁发的各种证书都可以,除了文凭和证书以外,比如说在网上修的一门课,比如说去大学里面旁听了一门课,我们现在上海在做了一个学分银行,我们叫终身教育的学分银行,学分银行是存学分的,就是我们鼓励我们的网友,鼓励我们所有的市民,把你已经有的学习成果,可能有证书的,有文凭的,得了很多学分存到银行里面去,记录下你的学习成果,记录了以后我们通过一定的规则设计就可以积累,今年听了这两门课还学了一个证书,明年可能打算再去听几门课,这个就是教育资格框架,现在国家也在制定,上海也在制定,我们也在欧洲,北欧国家,我们国家的香港,澳大利亚这些国家都有用资格框架的方式把各种各样的学习成果能够在框架里面去存,然后去转换然后去积累,最够根据规则获得一些认定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就是类似于银行的存折一样,可能有整个大学完成了一个整的,但是也有一些零的,最后可以换成一个整的,但是这个制度的建立难度还是很大的,它需要我们在国家层面上把这个制度建立起来,最好变成法律,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国家层面上推终身教育的条理,我们希望打通各类成果,能够把这些东西通过一定的终身教育立交桥。大家在生活当中可以看到很多立交桥,我们要让这些通道是畅通的,可能座上火车有一些什么东西,座上汽车有什么东西,但是最终这些东西可以到我的框架里面核算,最后形成一个学历的东西。

  [主持人]: 学分银行,资格框架很好的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氛围,就是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但是也可以看到自己的成果,玩也要玩了更加的专业。

  [嘉宾袁雯]: 是的,我们最近在设计上海最大的大规模智慧学习平台,这个是面向所有市民的,我们希望做成所有教育资源的整合,因为现在尤其是网友对网上怎么样获取资源是非常熟悉的,我们希望能够跟各类,终身教育教育,覆盖人一生的教育资源我们用更加精准的搜索引擎帮助网友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时我们通过大规模智慧学习平台,希望为每一个网友建立一个个人终身学习帐户,这个帐户是跟学分相关的,就是你的学习过程,我们理想的状态,将来我们不能马上全部实现,但是在几年以后,或者是若干年以后,我们从一个小朋友进入小学一年级开始,他的各种学习情况就可以进入到学习帐户,这个学习帐户等你80岁,90岁的时候能够不断的充实。我们现在很多需要我们自己拿着一堆东西证明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将来就不需要了,我们只要让别人看我们的帐户,那么你个人一生的学习都可以让人家看到,将来在晋升,招聘人才的时候,这就是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你学了什么,所以这个是我们长远的愿景,我们希望将来可以做到这样,但是这个需要大家的配合,大家共同的丰富才可以做起来。

  [主持人]: 我们想知道它具体适合不适合我用就会有一些问题,包括学分银行,可能银行是面向社会所有的人,学分银行谁可以进去,谁可以用这个银行,谁可以到这个银行里面去进行自己学习的储存。还有智慧学习的平台,那么谁可以上去,包括终身教育的帐户,谁能够获得这个帐户,这是一系列的问题,所以我们很想知道,上海的终身教育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现在我们已经收获了什么样的成果呢?

  [嘉宾袁雯]: 上海是我们国家所有的城市里面最早开展终身教育的城市,上海市委在2006年发展了一个文关于终身教育的问题,所以2006年我们正式提出上海要推出终身教育的体系建设。但是终身教育本身就有正规非正规,再往前可以推到上世纪80年代,终身教育最早源起的时候是老年教育,我们退休的同志有一个更长的健康的生活周期,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上海的老年教育开始发展,一直到2006年市委发了这个文,上海也是第一个成立了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促进委员会,由26个政府部门共同组成推动的,从2006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做终身教育的规划,终身教育的行动计划,终身教育的工作要点,到现在为止我们常常有叫四个基本形成来说我们上海教育的目前状态。第一个基本形成了终身教育的共识,如果网友关心我们国家的统计数据的话,上海的参与各种培训学习比例最高的城市,这个跟我们国际化大都市的有关,但是跟我们终身教育的理念共识也是有关西的。第二我们终身教育教育体系的框架,我们基本上在操作上定义到学校以后,在理念上是覆盖人一生,操作上覆盖到学校以后,实际上我们叫市区县乡镇村委四级网络全覆盖,就是说开放大学,老年大学都是我们终身教育,上海212个社区,我们有216个社区学校。然后第三是资源共同共建的态势,因为终身教育覆盖的面太广了,什么都是终身教育,也是就是说靠一家人是做不起来的,所以我们委员会里面有26个部门,有教委,科委,总工会等很多部门都在我们这个里面,比如说我们还有职工培训,就是总工会牵头的,就是说我们一定是共建共享的,所以这个是我们已经形成的。最后一个是学习型社会基本的面貌我们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上海的基础教育我们不仅仅是在全球领先,我们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上海高等教育也是我们国家高等教育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上海的终身教育也是我们国家起步最早的。还有就是上海的市民参与学习也是最多的,因此这四个基本形成是我们现在终身教育所处于的态势。

  [主持人]: 我们的学分银行现在怎么样了,大家是不是可以进入到这个银行进行储备呢?

  [嘉宾袁雯]: 学分银行是面向所有市民的,总部在上海大学,每个区县都有分行,我们进入学分银行是第一步自己要拿着自己实体的材料去录入,所以学习成果首先要确保真实性,所以第一步自己要拿着这些东西去我们总部或者是分部分和我们服务人员告诉他你要开你的帐户,第一步是这样的,以后就不需要自己去了,以后就可以直接到你的帐户里面登录,我们后台有审核人员会帮你审核,审核了以后就会正式的记录到你的学分银行里面,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作量,上海有2400万人,因此我们非常鼓励整体进入,我们现在推的是在校的大学生,毕业生毕业了,或者是在校的大学生以学校的名义整体进入到学校银行,这样会减少很多的工作量,另外我们现在推的是学校和教育,就是继续教育这块由学校整体为学生进行注册录入,现在继续教育的学生整体录入是做的比较好,我们现在开户的是30多万,但是里面大部分都是继续教育的学生,由学校帮助他们一起开户进入的,我们也非常希望我们今天听到这个,有网友感兴趣可以去开户,也验证一下我们学分银行到底灵不灵,也为你自己在学分银行有一个帐户,以后的学习成果可以录入。那么进入了以后怎么用呢?这个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现在我们都是说用人单位和教育机构都有自主权,怎么用这个学分银行的学习成果是由用人单位和教育机构自己设定规则的。比如说我们开放大学就叫开放大学,所以是可以认同前修课程的50%的,因此你要到开放大学学习的时候只要修50%的学分就可以了,其他的学校怎么来用,或者是我们用人单位怎么用,这个是由这些机构自己设定的规则,当然用的越多,存的越多,你的学习银行就越有价值。

  [嘉宾袁雯]: 学分银行是面向所有市民的,总部在上海大学,每个区县都有分行,我们进入学分银行是第一步自己要拿着自己实体的材料去录入,所以学习成果首先要确保真实性,所以第一步自己要拿着这些东西去我们总部或者是分部分和我们服务人员告诉他你要开你的帐户,第一步是这样的,以后就不需要自己去了,以后就可以直接到你的帐户里面登录,我们后台有审核人员会帮你审核,审核了以后就会正式的记录到你的学分银行里面,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作量,上海有2400万人,因此我们非常鼓励整体进入,我们现在推的是在校的大学生,毕业生毕业了,或者是在校的大学生以学校的名义整体进入到学校银行,这样会减少很多的工作量,另外我们现在推的是学校和教育,就是继续教育这块由学校整体为学生进行注册录入,现在继续教育的学生整体录入是做的比较好,我们现在开户的是30多万,但是里面大部分都是继续教育的学生,由学校帮助他们一起开户进入的,我们也非常希望我们今天听到这个,有网友感兴趣可以去开户,也验证一下我们学分银行到底灵不灵,也为你自己在学分银行有一个帐户,以后的学习成果可以录入。那么进入了以后怎么用呢?这个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现在我们都是说用人单位和教育机构都有自主权,怎么用这个学分银行的学习成果是由用人单位和教育机构自己设定规则的。比如说我们开放大学就叫开放大学,所以是可以认同前修课程的50%的,因此你要到开放大学学习的时候只要修50%的学分就可以了,其他的学校怎么来用,或者是我们用人单位怎么用,这个是由这些机构自己设定的规则,当然用的越多,存的越多,你的学习银行就越有价值。

  [主持人]: 刚刚还介绍到智慧学习平台,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平台有这么丰富,这么巨大的资源,每个人都希望在里面找到属于自己最有价值的宝物,那么我们怎么样用,或者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进入到这个平台学习呢?

  [嘉宾袁雯]: 到今天我只能做一个预告,我们现在还是在建设的过程当中,预计今年下半年部分可以用,我们计划3年来全部建设完成。我们是每个人都可以用的,我们智慧平台不局限在上海,不局限在中国,全世界都可以用的,因为网络是没有边界的,但是个人学习帐户目前我们只能对上海的市民。我们最初会设计一些激励的措施,比如说一些社会的机构设计了很多的教育资源放到这个平台上用,我们会根据用户的使用情况给予这些机构一定的补贴,鼓励这些机构把好的,市民需要的资源放上来,因为我们一开始就强调终身教育需求最重要,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要整个大规模的以市场的方式介入。可能有一些公益性的资源免费的,但是有一些是需要支付的,但是它跟我们的学分银行,和我们的帐户是联在一起的,所以从整体的设计来讲,它还是为市民终身学习服务的公益平台。 [主持人]: 那么我们也注意到一个话题,我们每次每一年在搞报道的时候,到了重要的考试阶段,比如说中考,高考的时候都绕不开教育改革的话题,那么终身教育和教育改革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嘉宾袁雯]: 教育改革涵盖了终身教育的改革,教育综合改革里面终身教育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一块,我刚刚讲的智慧学习平台,我刚刚讲的学分银行,资格框架都是我们综合改革方案里面的内容,所以我们要去推动。终身教育跟教育改革我觉得从这个角度理解,终身教育的理念和教育改革是有什么样的关系。有了终身教育理念以后有两个方面会发生改变,第一个各类的教育,比如说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有一个目标就是培养终身学习制,就是除了完成基础教育应该完成的能力以后,还要完成终身教育,这个就是终身教育里面对各类教育的影响。另外一个因为终身教育我们搭建了终身学习的立交桥,就是说我们不能完全改变一考定终身的局面,但是一考来决定一生的成败这个现象会有很大的改变。现在我们刚刚讲到创新中心的建设,其实创新中心要创新第一步就是要会学习,所以创新社会一定是一个学习社会,所以我们重视教育很对,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去纠结每一次考试的成功和失败,就是可能中考没有考到心里面的重点高中,没有关系,高考没有考到心仪的大学,难道后面的职业发展就不会成功了吗,不是这样的,我们后面的立交桥会给我们社会的每一个学习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机会,让你在每一个阶段你都有机会跟人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面竞争,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而不是某一个点就决定了你之后一辈子。在人生的每一个发展阶段都有一个公平的起点,我觉得慢慢这个社会就会静下心来,更多的去关注我们为什么去学习,为什么受教育,社会的发展进步怎么样是对人和社会有利的,所以我们一直说科技进步是各个方面的进步,我觉得我们一直说教育回归本质就是回归育人,还是人的全面发展,我们说社会的,国家的发展和区域的发展实际上是要回归到对人的发展跟生活有利的方面,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我们有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的平台会帮助我们减少很多的纠结。

  [主持人]: 就是我们在任何的时候都可以改变我们的选择,我们可以去努力争取到我们丰富的人生。我记得去年5月份的时候致公党和上海市终身教育研究院联合成立了致公党市委参政议政合作研究基地,这个研究基地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呢? [嘉宾袁雯]: 在中国终身教育的实践非常丰富,所以终身教育的形式,内容,参与的人数在国际上各个国家之间我们都是属于最多的,但是我们在终身教育的理论研究上面我们有一定的滞后,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希望加强终身教育的教育,希望基于我们本土的实践去建设,完善我们符合中国教育的理论,同时用这种理论推动我们自己的实践,我们为什么要把它变成一个参政议政的基地呢?因为上海在全国终身教育是领先的,意味着我们要不断的去探索,做一些开拓性的工作,我们就需要来自多方的意见和建议,需要多种的信息,多渠道的给我们提出建议,致公党在终身教育的参政议政方面是有传统和优势的,我们在过去的5年里面我们持续的在关注,中国,上海和世界上各种终身教育的动态,通过建立这样的基地,由发挥了我们党派参政议政最重要的职能,为政府怎么样去更好的主导终身教育的发展提供决策意见,同时我们也借参政议政的基地可以在终身教育教育的理论研究方面更专业化,所以这个是建立这个基地的目的。

  [主持人]: 那么我们这个研究基地有什么研究成果呢?

  [嘉宾袁雯]: 从去年开始上海就在做一个顶层设计的规划,就是未来30年的上海,2040到2050的上海,因此这个是围绕我们提出的两个一百的目标,建党一百周年和建国一百周年,所以终身教育研究院就是上海未来的终身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最近看了一下他们的研究报告,还是提出了非常多的新观点,我很难在这里说具体的内容,我觉得我们还是请网友期待一下我们参政议政基地,来一次致公说事来正式发布我们的研究成果。

  [主持人]: 上海证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在这个进程中,终身教育可以做什么样的贡献?

  [嘉宾袁雯]: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但是我们还不是人力资源大国,如果从人口大国走向人力资源大国我们靠学校是完不成,最有效的途径是终身教育,终身学习这样的途径。那么终身教育能够为科创中心做什么,如果说人力资源的大国终身教育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科创中心的建设靠人,一个人要会创新首先要会学习,所有的创新都是在学习前人的基础之上做一些颠覆性的,跨越式的创新,所以建设科创中心首先要靠人,而靠人不是靠一小部分的顶尖科学家,最近李克强总体一直说的是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就是创新中心的建设,就是说我们每个人和创新中心的建设都有关系,因此终身教育为科创中心服务,为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服务。但是我们怎么去对口的,有针对性的服务,就需要我们为终身学习的资源,内容,方式上做创新,我们要围绕科创中心的需求,围绕市民服务科创中心建设的过程当中产生的需求我们去做好资源的设计,做好内容,形式方面的设计,我相信科创中心要建成一定是靠全社会的,整个上海城市人的创新素养,综合素养要提高在这个方面我们的终身教育是大有可为的。

  [主持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网友朋友的参与,本期节目到此结束。